银河官网

 
 
[走马滇桂系列三]从香格里拉返回的流水账(3851字)
编辑/编辑:李瑞富        发布时间:2008-08-06
  银河官网 >> 校园生活 >> 教师随笔  



返程日记




2007.8.8                   晴                       香格里拉----丽江
  
 ----------------------------------------------------------------------- 
  
  傍晚,大家又赶回到到丽江住宿。因为前天和大前天都是住在古城里,大家今天就决定到新城区住,换一下环境。
    小旅馆的名称叫吉祥,似乎意味着大家将一路吉祥地回到海南故乡.事实上,大家今天算是开始返程了.

   为了在夜深之前赶回到丽江,好好休息一下。大家今天的行程有点像急行军----
  早上大家全体网友第一次非常准时地在七点前吃毕早餐,然后,七点整如时上车出发。车子开了不到半个钟,就来到了香格里拉郊外的"普达措"风景点.门票很贵,190元一张,可没有一个人说不想进去,于是都交钱买了票.然而排队进入大门,跟在长长的队伍中候车,是景点里的专用车。
  
  非常冷.大家有些受不了,就一一跑到景点大门口旁边的租衣店租了绿色的厚棉衣,急急披上。风很大,天空也暗淡.不知是因为即将告别美丽的香城,还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我的心情有些压抑。大家或站、或坐到路边的一堆石头上,畏畏缩缩着,只有网友猎人神气十足,到处搞点无关大雅的恶作剧.
  
  他是山东小伙,在青岛读的中学.能英语口语,看到白人游客,爱主动上前打招呼,回来就跟大家逗着说,想泡一泡洋妞什么的.他不带棉衣,但带了好多的长袖上衣,就好几件同时穿到身上,所以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脖子上缀满了几种颜色的衣领,看起来,煞有介事,很是有趣。

    他生性活泼.这不,一不留神,他就与你开一个玩笑----大家在等着,无所事事,他悄悄地在大家此行的记账员、网友燕子的裙子后腰带上系了一根长长的野草。草的末端是一束小花。燕子是海南电视台曾经的主持人之一,好动,结果花朵招展着,引大家发笑不已,燕子仍不察觉,花朵摇得更欢,大家就更乐。虽是恶作剧,却让燕子更显一番妩媚.
  
  他对我也不客气,同行十一天,我与他不时打照面,他称呼我为:老不死的!
  
  大约过了两个钟头,大家终于上了景点内的专车。专车在几个风景点段落间接客、落客、又接客、落客。直到大家将风景看完。又送大家回到大门口。
  
  大半天下来,所走过的,主要就是两个高山之中的湖泊。湖边松柏纵立,空气潮湿。间或有一些宽阔的山间草坪,一眼扫过去,绿草如茵,几只小骡子在吃草,点缀着宽大的空间,景致非常动人。
  
  因为时间不多,大家一路匆匆赶着走,有时类如跑步观景,所以一圈走下来,感觉不够过瘾。
  
  离开了普达措, 大家又到了香城郊外另一方向的松赞林寺。因为正在装修,所以不检查散客的门票,大家就大大方方地随着大批的旅游团人员入了寺。因寺内不允许拍照,后来,我与步行者还特地跑到寺顶去拍照。  
  之后,就是返程。




    2007.8.9              晴                    丽江--昆明--师宗
  
 ---------------------------------------------------------------------- 
  今天,赶路回家的味道更浓了。出海南不到三天就想家想得很利害的网友苗苗却说:我不想回家了!大家就哄笑,说:也好,你改嫁在这里算了!
  
  一早,与步行者到旅馆对面,匆匆吃过早点,就看到伙伴们已开始上车.赶紧上楼取了行李,也跟着上车,出发.车子快出城时,灯老师歌兴大发,唱着:再--见--吧--妈妈,再--见--吧--丽江,再--见--吧—我的梦中情人,......
  
  大家也附和着,唱呀喊呀,哩哩啦啦,一车的满足,一车的欢喜,都要带回海南去.
  
  路很好,是高速公路,加上"回头马快",午饭时分,大家已到了大理市近郊.看到路边一家有着宽阔停车场的“洱海鱼煲店”,就入里就餐,味道极佳,离开前,灯老师就索了店主的名片,到处派发.
  
  又上车,一路狂奔.天黑后,大家的车进入昆明市内.我下车买了张昆明城市地图,玉树和猎人又在前面打的引路,终于,大家来过了最热闹的三市街。
  
  大家四散游逛、吃晚饭。我与步行者也步入美食一条街----庆云街吃了碗地道的云南米线.
虽是夏天,但昆明市内气温适中,不冷不热,街上人流如织。因为气候上四季如春,这里的姑娘肤色鲜润,小伙子也不失灵巧。说起话来,语音如四川人,但更婉转,更显温柔,纵是吵架,也没有咄咄逼人的味道。
  
  两个钟头后,大家又赶路。约凌晨2点,大家才拐入一个叫师宗的小县城住宿。
  睡吧----


  
  2007.8.10          晴               云南师宗--贵州义兴--广西百色
  
 ---------------------------------------------------------------------- 
  早起,大伙已经打点好行李到旅馆大厅了。在起早的网友的催促下,我匆忙到对面一农贸市场的早餐店吃面。面终于到嘴里时,却发觉太咸!这才想到,赶了一天半的路,从云南的西北直穿全省来到东南,好远好远了,此刻却还未能走出云南的地界。否则饮食的味道何以还这么味浓而咸呢?!就快快用筷子挑起面条,聊以填一下空腹,留下一大碗的面汤,走人。不够饱,只好在路边再买两个包子,边跑边吃,急忙上车。
  
  在小吴司机的努力下,全程路途中最危险的贵州义兴--广西隆林天生桥水电站一段,终于被大家征服。
  
  午饭大家是在天生桥镇吃的。吃的是牛肉边炉。因为进入广西的境内,味道与海南相比,已不再是明显的又辣又咸,加上是个小店,大家进进出出厨房,可以掌握盐的份量,为此,大家胃口大开.
  
  我说:韩国男子足球队之所以在亚洲常常第一,主要是因为他们天天吃牛肉,能跑,有力踢球!所以帅哥们要多吃,才能帮助MM们提行李......云云。
  
  于是大家吃得更欢,牛肉汤也喝得格外地多。
  又来狂奔。
  晚上,大家终于到达了计划中的目的地、邓小平同志组织起义的地方----广西百色。
  
  夜晚的百色与我所在的老家----海南儋州有些相似,气候、饮食、语言上,有许多共同点。尤其是因为我能说白话,所以与当地人交流起来更亲切和熟稔。路遇一个广西博白县的青年人,开过十年的货车,对整个海南非常熟悉,也到过海南儋州,大家就有了一段愉快的对话......
  
  路灯下的人百色人们,悠然自乐。我想到了家乡,想到了亲人。
    何处是故乡?何处是家园?
    行走千里,四海如家,可以说,大家的家在路上,大家这21个网友的精神家园,不但在网上,更在大家远足所过的每一尺土地上......



  2007.8.11         晴转阴                 广西百色--南宁--广东雷州
    
------------------------------------------------------------------------    
    平时都是大家找灯老师,今天一早,却是大家一大帮人,开着中巴车,来来回回地找灯老师。玉树狠狠地说了:让他也尝尝被抛弃的感觉!!!
    
    后来,大家决定不找了。发个短讯,由他自己找大家这个由他组织的"组织"。然后将车开到一个早餐店,大家下车,各自处理。吃毕,灯老师也打的找大家来了。
    
    百色到南宁的高速公路真好,很平坦。下午1点左右,大家就来到了南宁的北郊。车上一些网友表示不入城、不下车,结果小吴司机很生气,因为这些人不体谅他们开车的辛苦,没有想到他们的习惯:开车累了,需要停下休息一下,吃饭、方便什么的。想想也是,万一司机开车累大了,麻烦就大多了。再说,于大家自己,习惯了下车吃饭,一直赶路,心情可并不爽,一旦变成了疲于奔命,则一点游兴也没有了。
    
    回家要紧,可安全更要紧,游玩的心情,也还要努力保持呢。
    
    南宁到广东湛江的高速路,建设得也很好。傍晚,大家就到达了湛江,却乌云密布,灯老师打了海南朋友的电话,知道琼州海峡全线停航,于是,大伙一致决定在雷州再住一晚。
    
    在雷州一个小镇上,大家冒着小雨,嘻嘻哈哈地吃了一顿开心的晚饭。然后,开车到雷州城里,约11点左右,大家终于在雷州博物馆对面一家私人旅馆住了下来。
    
    夜色中的雷州小城,看不出古城的风韵,只是一所现代城市的灯火辉煌。车所过处,有一湖,湖边闪灯四散,市民悠然地散步。一座顶棚样式如三亚“美丽之冠”的敞风舞台立于湖边,让人不由想象起广场文艺节目上演时人山人海的盛况......
    
    我是知道,近千年前的苏东坡先生曾经居留此地一些日子的。要是有空,定会寻访一下苏老在此的踪迹。遗憾的是,自1988年到广州上学,以及后来在“珠三角”地区打工两年,及至今日,却一直没有为此而停留。
  
   人生几何,又是大家有意无意中错过了的呢?!
    
   网友老刘叫我召集几个人一起来清算一下大家出行的费用。就先到此吧。



  2007.8.12        晴                      广东雷州--海口--海南儋州
  
 ---------------------------------------------------------------------- 
  早起,灯老师就告诉大家:通航了!可以回海口了!于是大家匆忙收拾行李,上车,都盼着快点赶到海安港。
  
  然后,这一场罕见的台风雨,让雷州附近的水库告急,一个个正在赶快排洪呢!直达海安公路的部分路段也被冲坏了。再三问市民,终于问清后,大家就从一条小道撤离小城。来到一河边,只见河水汹涌,杂草飘荡于河水上,可用浩浩荡荡来形容。下车,全体网友一一步上过渡的渡轮,车子也慢慢开上渡轮。
  
  幸运之神是照顾大家焦急着想回家的心情的。不需等待什么,大家一上渡轮,渡轮就开始过渡。船开了,大家感觉离家乡一步步地近了,兴奋的情绪在大家心间弥漫。大家四转着拍照留影。离家不过11天,可感觉却如过了11年。
  
  为何有这种或谓梦醒之后或谓劫后余生的感觉呢?看来是大家太爱自己的家乡了,只有离开它,才更能发现自己对它强烈的爱!家乡有大家的亲人,有大家的爱人,大家爱他们,可相处的时间长了,不免会产生一些审美疲劳。于是,大家出发到滇西去寻梦,去“花钱买罪受”(网友风语者游香格里拉的普达措时,一路奔走着看风景,却不得不扛着两件在大门口租来的、又厚又重的红色棉衣,累得半死后,迸出此语)。

    同时,这不也是另一种意义的追寻吗?追寻大家看似寻常的爱,追寻大家看似理所当然的幸福。
  
  离开了家乡和亲人、爱人11天,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仅仅偶尔在电话中听听他们的声音,大家恍然发现:原来家乡很美丽,原来亲人、爱人很可亲、可爱。“出走”之后,大家更发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温柔。在付出的同时,大家也收获了好多好多......
  
  过了河,车子很快就飞奔到了海安港。来不及吃早饭的大家,很快就让入口处的快餐摊主、两个大姐高兴得眉开眼笑:大家几乎都买了她们的盒饭,虽然味道差得很,又辣又咸的,可肚子太饿,也就不再多讲究了。
  
  过海。下船。在船上不时打磕睡的大家,终于回到了大家8月2日早上出发的地方。大家围成一圈,相视而笑。
  
  当灯老师开始一一与每个出行的网友兴高采烈地击掌撞臀表示祝贺时,我才发现:原来灯老师笑得如小孩头一样天真,难怪他玩性这么大----带着大家,一玩就玩出了海南去!
  
  什么时候,大家玩到国外去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