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官网

 
 
父与子·理发纪略
编辑/编辑:张建斌        发布时间:2010-03-05
  银河官网 >> 校园生活 >> 教师随笔  
    我每次要儿子理发总要伤不少脑筋。

    我自己因为个子矮,又偏胖,且发质不好,所以只能是剃平头。有时候,刚剃完一个新平头精神抖擞地去上班,同事或朋友猛然一见,也有人不知是真心还是客套地夸奖两句:“好脑壳,好发型,有精神,够明快。”如是,自己每每以为然,认为平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发型。内子也常常打趣说:“平头就是好,洗发水还节约了不少。”

    于是乎把对平头的情之独钟也强加到我儿子身上。我总喜欢带着儿子一起去一家固定的理发店剃头,在我,和儿子一起剃平头是一件最快乐、最幸福的事; 在我儿子那里,和父亲一起剃平头则恐怕是一件很痛苦、很委屈的事了。

    小时候,儿子就不爱理发,那是因为他坐不住。一个最简单的平头剃下来一般也要二十来分钟,小孩子坐不住,动来动去剃不好,往往要恩威并施。有时候讲点好话哄哄他:“小朋友是最听话的,剃完头就更漂亮了。”这么一奉承,他也就乖乖地剃好了。有时候要用物质刺激来奖励他:“坐好,把头剃完,大家就去吃肯德鸡。”这一招一度相当管用,儿子喜滋滋地一动不动,听凭理发师摆布,摆弄完了之后就欢呼雀跃地去吃东西。但有过两回不兑现之后就不那么灵验了。有时候还得恐吓恐吓他:“今天不把头剃完,莫想吃饭。”于是,儿子很不情愿地坐正剃头,有时也小声地发表抗议:“有什么了不起,不吃饭就不吃饭,饿死算了。”我甚至专门查找过一些儿童行为发生学的书籍,想了解不愿意理发是不是每一个儿童的天性,但好象没有看到哪个心理学家或儿童教育家专门研究过儿童理发问题。

    我最开心的莫过于俩父子剃完平头后,同时把两颗脑袋摆在一起对着镜子照,一个模子制造出的两颗大小不一的脑袋交相辉映羡煞旁人。有时走在街上,总有相识或不相识的路人啧啧称奇:“看这两父子,好相像,好有味。”每每听到这些议论,心里飘飘然乐滋滋的,幸福之感油然而生。

    稍长,儿子读到小学高年级,开始对理发一事发表意见了:“剃平头难看死了,大家班男同学没有几个剃平头的。我剃一次平头同学们要笑我好几天,我再也不剃平头了。”于是,在一次讨价还价之后同意他剃他所谓的“碎平”。我跟着儿子来到理发店,看他如何当家作主塑造自己的发型。儿子开始引导理发师剃头了:“前面留长一点,但不要太整齐;中间要剪碎剪散,不能太平;后面不能剃光,留一小撮尾子。”理发师一番摆弄之后,儿子在镜子里非反复端详,频频点头:“就是这个样子。”我仔细一看:剪确乎是剪浅了不少,前面几根长长的刘海须迎风招展,似在炫耀:中间的头发,长短不一但根根直立有似刺猬;后面的头发则像留下了一小根辫子。实在不好看,但看到儿子得意高兴的样子也只好忍着,笑笑说:“来看看,大家俩人的发型看谁更好看。”对着镜子一照,两颗脑袋完全不像那么回事,心里不禁有点怅怅然。

    读初中之后,我与儿子在剃头方面的冲突显得更加激烈了,每次剃头他总是要拖好久。几天前,我又和儿子一起去剃头。去之前儿子一再反对,并保证:“今天不剃,下个礼拜再剃。”我则一再坚持:“本来上个礼拜就要剃的,已经推了一个礼拜,不能再拖了,今天必须剃。”于是,儿子不再反对,并且乖乖地听了我的,和我一起剃了个真正平头。看着儿子的脑袋和发型我不免有点高兴得意:整个头部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且洁净、简练,轮廓分明,精气神十足。但,今天放学回家,儿子便冲我大发牢骚:“讲哒剃平头不好看,偏要我剃。今天同学都笑我,说我的头发难看死了。好多女同学说一点都不帅。下次再不信你的,再不剃平头了。”

    看到儿子好委屈、好气恼的样子我不禁也有点对我的平头美学产生动摇了,也许儿子是对的,平头不见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发型,下一次我不再带他一起去理发了,让他自己一个人去,且看他弄出一个什么发型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